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主DC/我船batjokes/FUCK THE SHIPPER HATERS

【CLEX】朋友,你听说过一夜情吗?

   @Up.Van 写完辣
  
  #无差,无差,无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泥石流脑洞
  
  #DCEU,带蝠丑玩
  
  #没看到结局一切不算数
  
  Ⅰ
  
  “他怎么你了?”
  
  “戴安娜,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求求你别问了。”
  
  “所以他到底怎么你了?”
  
  克拉克的脖子涨得通红。
  
  “他把我睡了。”
  
  “嗯……这是不是意味着……你是在下面的那个?”
  
  他点了点头。
  
  “你不是喝醉了吗?”
  
  “腰疼,腿疼,哪里都疼,”他嗫嚅着说,“而且我的制服被撕破了。臀部的。”
  
  亚马逊人发出一阵响亮的啧啧声。
  
  “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今天早上醒来,我发现我们睡在一张床上。然后我什么都没穿。”他揉了揉脸,“我的脑子一团糟,没敢看他,就随便抓了件衣服,从阳台飞走了。”
  
  慢条斯理地,擦着盾牌的女战士抬起头。她的长发遮住半张脸。
  
  “一夜情,是吧?”她的口吻意味不明。
  
  “不,重点是,我应该是在上面的那个!”克拉克抗议道,“再说了,谁没有过几次一夜情?你要去问问布鲁斯吗?”
  
  戴安娜同情地拍着他的肩膀。
  
  “我不认为这个东西决定于体积,亲爱的,并且我相信布鲁斯会同意我的观点。”
  
  正义联盟的主席耸耸肩。
  
  “可能是他没有被……算了。”
  
  他朝瞭望塔外走去,正准备起飞,戴安娜急匆匆地跑出来制止了他。她朝克拉克走近了几步,压低嗓子,漂亮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不解的神色。
  
  “对了,我还有个疑问,你不是氪星人吗,怎么会醉啊?”
  
  克拉克叹了口气。
  
  “我大意了。”
  
  “供酒商可是莱克斯·卢瑟。我喝了他的酒,他睡了我。”超人说,“这一点也不划算。我是认真的,并且我相信布鲁斯也会同意我的观点。”
  
  Ⅱ
  
  他注视着自己的钢笔在露易丝的手中晃晃悠悠地颤抖,跟喝醉酒似的,后者则用它在体育报道的初稿上随意地涂涂画画,终于一个抬头,眼神犀利地盯着他。
  
  “认了吧,你就是自愿的。”她单手叉腰,用笔帽点着他的鼻尖。
  
  克拉克下意识地顶了回去。
  
  “我没有。”
  
  “嗯,没有,那请你把你桌肚里所有莱克斯·卢瑟上任以来的专访,新闻,还有杂志封面全部交给我,谢谢合作。”露易丝说着,撩了几下刘海,“那玩意儿太占位置了。你应该放一点别的东西,而不是天天把文件夹寄在我这里。”
  
  “不,不行,”克拉克结结巴巴地说,把身体往前挪了挪,遮住抽屉,“我要学会……观察,露易丝。你知道他是个危险的人。”
  
  女人叉起了腰。
  
  “哦,那我给你一分钟你马上把它们送到蝙蝠侠那里去,OK?他的技术一定比你好的多——至少他分析了一群阿克汉姆病人们,一群,而不是一个,克拉克。在和你同等的时间内。”
  
  他坚决地扣住桌角。
  
  “我拒绝!”他低吼道。
  
  露易丝摇了摇头。
  
  “瞧,我刚刚说什么来着,你就是自愿的。”
  
  ————————————
  
  星球日报,餐厅。克拉克咬着只芥末热狗,不忘把蔫巴巴的菜叶从面包中间抽出来。露易丝坐在他对面,撑着下巴,面前是尚未改好的稿件。
  
  “你还剩什么没解决的?”
  
  克拉克咽下一口食物末,忧愁地盯向空荡荡的餐盘。
  
  “我……并不是很……清楚?”他顿了顿,又说道,“我到底能不能……不,是我们……”
  
  露易丝挑起眉毛。
  
  “相处融洽?”
  
  克拉克停了下来,在脑海中寻找一个恰当的词语。
  
  “产生相应的感情反应。”他总结道。
  
  “你有必要把坠入爱河说得那么夸张么,克拉克?”她笑了起来,亲昵地揉了揉青年的头。
  
  “你想知道我的看法吗?
  
  毫不含糊地,克拉克架起眼镜,点头如啄米。
  
  “上帝告诉我们,但凡人类,就要彼此相爱,这是他们的使命;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①”露易丝郑重其事的念道。她将钢笔插进克拉克的衣袋里。
  
  “去吧,小镇男孩。”她宣布说。
  
  Ⅲ
  
  “我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他。”
  
  布鲁斯点头表示赞同。
  
  “当然要说。”
  
  “怎么说?”
  
  “就说你怀孕了。”
  
  克拉克愤怒地盯向他的搭档,而对方神色镇定。
  
  “我的研究没有证据表明氪星男性不能怀孕生子。”布鲁斯说,“你可以找他做个体检,试一试。”
  
  他恶狠狠地咬着牙,试图在脑子里挤出一些有分量的词句反驳。
  
  “我也没找到证据表明你不能怀孕生子,你为什么不也找人试一试?”
  
  “已经试过了,不会。”他想了想,又改口道,“是我的那位不会。”
  
  “什么?”
  
  “噢,顺带和你说一声,我和他已经交往半年了,隔几天见一次面。目前情感状况还算稳定。”
  
  克拉克开始好奇。他掰着指头,动用超级大脑将所有与布鲁斯有交情的男人都点了一遍。
  
  “他是谁?哈维吗?”
  
  “不是。”
  
  “迪克?他们都说你们有……”
  
  “不是。”
  
  他再次一咬牙。
  
  “难道是警局的戈登?”
  
  “……想太多。”
  
  “随你便吧,”最后,克拉克妥协了。他歪了歪头,用手指捏着下巴,同时整个人浮到空中,俯视他的搭档。
  
  “不要告诉我是joker就行。”
  
  蝙蝠侠一气呵成地敲下几串响亮的代码,空出一只手叩了叩桌面,面无愧色地回答道:“Bingo。”
  
  克拉克直接栽了个跟头。
  
  “我勒个去!”
  
  黑色制服的男人斜了他一眼。
  
  “你有意见?”
  
  克拉克第三次咬紧了牙。
  
  “有!不仅有,而且非常大——你在败坏联盟风气,B!”他双手撑着桌面,友好不失耐心地反对道。
  
  “有也没用,”蝙蝠侠转过头来,以十分冰冷的口气说,“不要忘记了,你可是和卢瑟春宵一度的人。”
  
  Ⅳ
  
  莱克斯卢瑟今天很忙。就在前一周,和他交易军火商替他搞到了毁灭日的遗体。他抚了抚淡金色的卷发,将翘起来的几根压下去,从实验室里走出来,随意将白大褂丢在地上。刚刚抬头,他就看见超人漂浮在大厦的玻璃面前对他怒目而视,面色严肃双手抱臂。他思考片刻,整理好西服的领子,登上前往顶楼的电梯。
  
  他走上天台,蓝色制服的大个子便直接从天上降下来,挡在了他的前面。
  
  “昨天晚上的事,卢瑟。”超人看起来气势汹汹,“我建议你不要对任何人提。”
  
  噢上帝,克拉克在心里捂住了脸,他怎么一开口就变成了……
  
  对方看起来迷惑不解。“啥?”他偏着头思考了一会儿,“我在酒里放特殊致幻剂的事吗?那又不是针对你的,放松点,超人。”
  
  “你往酒里放致幻剂了?”克拉克失控了,大吼道,“你怎么能……”
  
  他摊了摊手。
  
  “对,大都会的慈善晚会,还有幸请到了您。说真的我只是想迷晕那几个对我纠缠不休的八卦贩子。很不幸,你喝了我给他们准备的酒。”
  
  克拉克目瞪口呆。他似乎对这个反应很满意,搓揉着双手,还不忘冲他抛了个媚眼。
  
  “明白了吗?”
  
  他身后突然传来排山倒海的怪响。来自氪星的怪物劈开大厦顶端——又一次,向莱克斯冲来。在大都会的阳光下,他看见莱克斯的瞳孔收缩了几微米,脸庞变得苍白。克拉克下意识地冲到他面前。他用他的手掌迎向怪物的拳头。
  
  ——————————————
  
  “失败的复制品。”莱克斯嘟哝道,踢了一脚怪物的尸体。克拉克在一旁气喘吁吁。
  
  “难怪我觉得……没那么费力。”他擦了擦额头,补充道。
  
  莱克斯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克拉克注意到他的眼里居然有了感激的成分。
  
  “不如我们在来谈谈昨晚的事?”他回过神来,提醒道,“关于我是怎么躺到你家里去的。”
  
  Ⅴ
  
  “昨晚你醉得不轻。”他说,“我刚扶你下直升机你就睡熟了。”
  
  “然后……我没稳住,你直接跌到我放氪石的洞里去了。屁股朝下。”
  
  “……”
  
  “你当时摔得挺惨,衣服都破了,腰上腿上划了好几道。”他补充道,“不过居然一直没醒,也算是个奇迹。”
  
  “……”
  
  “我帮你清理了伤口。”
  
  “……”
  
  “本来我还想挽救一下制服来着……结果你,嗯,过度反应了?”
  
  “……”
  
  “说实话,我没想到你会为了一件小事反过来缠着我,虽然我错得更多点。”他摊了摊手,“本来……唔……”
  
  克拉克啪嗒一声捂住他的嘴。
  
  “真的只有这些?”
  
  “废话,”他皱起眉头回答,“不然你当我是什么人?五十块钱一次的妓女吗?”他的声音被克拉克捂得含糊不清。
  
  “你……”
  
  “我怎么了?”
  
  克拉克挠着头,松开了手。他觉得万分羞愧——毕竟,误会自己敌人无论如何都是件丢脸的事。
  
  “没有,我以为……我们经历了……”
  
  “一夜情吗?”
  
  莱克斯不屑地回答道。他踱着轻快的步子,在高台上来回走着。
  
  “游戏规则,应请求对方的口头许可作为必要保证。”他耸耸肩,“我趋向于保守,并且在这方面根本没兴趣。显然,实验成果更有用点。等我记录一下……氪星基因工程测试,重大事故,有微不足道的进展,不过还是值得庆贺。”
  
  “辛苦了,呃,我的意思是,谢谢。”他说,掏出一颗糖球把糖纸拨开。“谢谢你,嗯,帮助了我。”
  
  克拉克神色古怪地看着他。
  
  “啊,我忘记了你不吃这个。”
  
  随后,莱克斯不假思索地启齿,把糖球往自己嘴里塞了进去,狡黠的绿眼睛微微闪烁,浮现出满足的神色。
  
  克拉克近乎出神注视他浅红色的嘴唇。他听见糖球破碎的声音。
  
  “嗯,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走了。”莱克斯问道。他清秀的眉头皱了皱。
  
  终于,超人回过神来。
  
  “没什么,手捂累了。”他说,“我可以换嘴吗,总裁先生?”
  
  【fin.】
  
  ①来自【圣经·哥林多前书】
  
  大超全程智商掉线,莱总实力蒙蔽,女神和露易丝姐姐吐槽担当,老爷可以说是很豹笑了
  
  只在台词里出现的丑爷:嗯听说你对我有意见?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啊【礼貌而不失尴尬地微笑
  
  P.S.我真的死性不改天荒地老破镜重圆饥渴难耐至死不渝地……想拉你进batjokes
  
  但我知道你在没吃饱clex粮之前是不会入的【二哈
  
  懂你【笔芯

评论 ( 16 )
热度 ( 126 )

© 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