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主DC/我船batjokes/FUCK THE SHIPPER HATERS

【同人致敬原作向】UNRAVEL

敬永远的致命玩笑。

原谅我这个一写文就完全不带cp脑的人,满脑子都是角色不ooc,剧情安排尽量合理不狗血【其实好像会狗血的耶】

所以不带cp脑的后果就是cp混乱结局巨坑然后写成be文或者双方注孤生。

好的我只想表示他们是一类人
话不多说,放文。

正文
未来的某日,如果我失足堕入深渊,你一定会来救我。

对此我深信不疑。

当然,前提是你还在我身边。

part 1 Lights【joker】

他站在哥谭的最高处。

远远望去,汽车灯带有金属的质感,晃荡着冰冷的光柱。四簇几何线汇聚了,然后静默地撇开,留下水泥路面不甚规整的明暗交界,如同大马士革匕首的刃身泛起又破碎,秩序井然的梯形云纹。

他无意识地翘嘴唇,带着白手套的指头飞快地摆弄一副扑克牌。他绿色的额发散在眉骨前。

“看那,上帝之手柯林·艾格尼斯。”突然,有个声音宣告说,“他是鸽子口中的橄榄叶。”

joker将扑克放回左侧西服袋,动作轻柔。他推动ultratech ut6的滑钮,双锋直出刀嗡鸣一声,干脆地跳出膛口。joker把那块长条状金属含在嘴里。他知道自己又要开始狂笑。

“嘿,亲爱的,你曾在月光里与魔鬼共舞过吗?”他偏头,像渡鸦啄吻它苍老的羽翼。

四周空无一人。 奇怪之中,他垂低双手,转眼面对扑克牌发呆。那哥特式的花纹似乎立体化了,普蓝和白色相间着,浮雕似的,烙印在视网膜表层。

他不认识任何一个叫柯林的人。

“柯林......噢,柯林,你一定是个可爱的,小小的魅影。”他自言自语道。
风掠过他的紫外套,哔叽布料剧烈摩擦着,吹起昂扬的口哨。“真是令我意外的礼物。”

“这将是一场精彩的歌剧......”

“你们还在等什么呢?” joker的脸上再度露出狰狞的喜悦,深绿色的瞳孔却静止不动。他对夜空张大怀抱,双臂伸展的角度如同君临,如同谢幕的演员,满脸油彩地站在天鹅绒布前,接受观众的称颂。

另一个阴影系着斗篷向他泅渡来。他戴着面具。

“你想干什么?”蝙蝠装的人吼道,黑色的披风包裹他全身。他停在joker身后。

他无辜地耸肩。

“再一次从阿卡姆出来嘲讽你,没有必要表现得这么...自尊心受挫。”

“我问的是,你他妈又想干什么?”男人揪紧他的领子。温热的气流扑到他脸上。

joker摊开手,用食指点着上唇,动作庄严,像捧起正义的天平。

“嘘,放轻松点。我在玩捉迷藏,你要加入吗?”

趁着他失神的空子,joker像往常一样轻易逃脱了。他消失在建筑群的黑影里,嘶哑的笑声渐渐远去。

他当然不会告诉蝙蝠侠真正目的是什么。

下水道的出口在贫民窟东部。joker拐了个弯,大刺刺地走在路灯的光晕中,然后进入一条深巷。

近一点的地方,妓女正在打骂她的孩子。她大腿和小臂上的赘肉不停颤动,劣质胭脂则剥落下来,缀满胸罩和酒红色披肩。孩子因为疼痛嚎啕大哭,袖口脏兮兮的,沾有斑驳的油渍。

他举步向前,感受到面部肌肉记忆性地发出痉挛。他想以干笑作为掩饰,这才觉察出周围漆黑如墨,并且依然空无一人。

于是他从口袋里拿出铜项链,放在破溃的唇边吻了吻。

“詹妮。”他说。

【batman】
“于是你又跟丢他了?”

“呃......大约是这样的。”布鲁斯回答。他站起身,冷不防顺手抽走克拉克手中的毕业纪念册。“这是个人隐私。”他口气强硬地说,把它放回书架 ,“你没有权限翻阅。一页也不行。”

“你忘了我可以用x射线透视。”年轻人固执地反驳。他抱着手臂悬在半空,好奇地凑近了去打量它,嘴上这么说着,却不再去碰册子。

册子有牛皮精装的封底,上面用鎏金圆体字母写着学校与学生的名字。一个带有鸡血石和受难基督像的银色十字架镶嵌其上,显得典雅又美观。

“尽管试试,虽然我不觉得你会成功。”他拍打着书脚的土灰。“说真的,你能来帮忙收拾旧物我很感激,然而感激是一回事,你到处乱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伙计。”

“哇,听起来就跟真的似的。”克拉克抗议道,“实际上我只想看这本,你还不让我动......谁在里面?哈维还是赛琳娜?关键是我见过他们,所以......你在难为情?”

布鲁斯沉默不语。他拿过小册子,伸到克拉克鼻子底下哗的展开。

纸页都全部空着,干净得没有一丝污渍。

克拉克睁大眼睛。他不太理解他的这位朋友想表达什么。

“这就是你难为情的原因吗?”

男人转身,指了指后面的一桌书。“放到左边从上往下数第三层。你今天是来帮忙,不是采访我的私生活,清楚了吗,记者先生?”

他继续埋头给书籍编号,不一会儿就听见克拉克极小声的咕哝:“我讨厌哥谭。”

“我还是不懂你为什么要把毕业纪念册空着。”克拉克说道,拿餐刀用力切着牛排。他远远地隔了张长桌听他抱怨。“我的意思是,你一点也不看重你的朋友吗?还是你没有朋友?”

红葡萄酒在高脚杯中沉淀,荡漾着光怪陆离的折线。灯光寂寂,布鲁斯猛啜一口。
“看看,我最好的朋友正坐在我对面说我没朋友。这令我想笑。”
他摸了摸下巴的胡渣,回答道。

年轻人咽完嘴里的食物,搁了叉子立刻反击。“可是布鲁斯,大部分时间你都给人这样的感觉:我孤独得快死了但我就是不要朋友......再说,我指的是你高中时期。那时候我们还没遇见呢。”

他又一次静默的交叉手指。他的侧脸像中世纪油画里持枪的骑士。
“那时候,我失去了最重要的朋友。”他轻声说。“我出了趟远门,然后他就不见了。没有人记得他,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仿佛这只是我一个人的梦境。”他双手抱着头颅。

“那就去找他,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克拉克飞到他身侧。他将手指放在他肩头。“你能做到的,布鲁斯。他叫什么名字?”

“艾格尼斯。”
“柯林·艾格尼斯。”
【未完待续】

评论 ( 5 )
热度 ( 25 )

© 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