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主DC/我船batjokes/FUCK THE SHIPPER HATERS

UNRAVEL

part.4 Alibi
【joker】
他觉得有点对不起蝙蝠侠,因为他再一次从阿卡姆跑路了。
那个人会用什么样的表情看空荡荡的801号囚室?不甘,愤怒,还是后悔?‘该死,都怪我昨天问话的时候太过专注,忘记采取措施 ——是的,正义的措施……’那个爱穿斗篷的异装癖会这样想吗?啊哈,说不定他一怒之下就直接砸断门栓了呢。
  其实他应该小小的感谢一下蝙蝠侠。因为在他路过joker不间断的无眠的夜晚后,他立刻睡了个安稳觉。没有梦,没有血,也没有柯林。那个可恶的影子仿佛受人指使似的,一下子消失了。趁这个时候,他像往常那样返回藏身地,带着尚未恢复正常的大脑(对他而言的正常)。
蝙蝠侠,柯林。柯林,蝙蝠侠。
他摩挲着下巴,胡乱思考。
  “我让他们找过了。查无此人,joker。”尼格马递给他一杯加酸橙的冰威士忌,“joker?”
  他皱起眉头,用食指戳破浮冰上的的果粒,伸进嘴里吮吸几下。
  尼格马看了他一眼,立刻把手连着杯子放回怀里。“你不喝我喝。”说着,他一边继续盯他一边小心翼翼地低头,就着杯沿啜饮着。他看见joker面无表情,连唇角都是僵硬的。
“真巧,”很久后他才回答,手里抓着弹簧刀,“我也没找到柯林。”
“老兄,今天你有点奇怪。”他斟酌了一下,说。
是的,奇怪……当知道有个死魂灵妄图摧毁你的眼角膜,还顺便和那些腐烂掉了的往事签订协议时,你别无选择。joker回头看着他,露出恍惚的微笑。“你的感觉很敏锐,亲爱的。”他起身,在尼格马面前蹲下,肘关节顶住他的大腿,双手托腮。
“所以,再给我一些有关的信息?”他故意把音节拉得很长。
  谜语人的身体往后缩了缩。
  “我尽力。”
  “哦对了,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艾格尼斯’中的a改成e试试看。那么现在就是‘柯林•厄格尼斯’,蓝眼睛,十七到四十岁……”
“跨度真大。能确切点么?”尼格马嘟囔道,“你做事情可不能和平时说话一样,令人摸不着头绪。”
joker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叹息。他温柔而满足地伏到谜语人膝头,拍了拍他的脸颊,抬起眼皮注视着他。
“很抱歉,吾爱。不然我为何要寻求你呢?”
伴随狼狈和挣扎,尼格马扭动身子,不断拉拢苏格兰呢子领结,终于慌慌张张地奔向门外。他瘦削的背影略显尴尬。
他笑了。
“别忘记搜查大都市……那婊子可能去勾搭蓝精灵了。”他冲尼格马提醒道,看着混凝土地面被踩得闷响,慢慢地退回去。
对了,刚才关于柯林和蝙蝠侠,他想到哪里了?噢——他们肯定早早发展了微妙的关系:下属,朋友,小小鸟的短期替代品……不,怎么可能仅限于此呢。他们肯定做过——其中一方在体内涂满润滑剂然后脱掉内裤乞求额外的东西……
不管怎么样,他会回来。他还会回来。
有这样的声音在颅腔里预言说,仿佛体内某个人格被他抹杀后发出濒死的呼啸。
joker一贯相信自己的直觉。即使如此也不例外。
他摇晃了尼格马的杯子,将威士忌里的酸橙挑出来,湿漉漉地咀嚼着。那个颅腔里的声音突然开口,扯开细声细气的尖嗓子说:
“吃的从被吃的中出来,强的从强的中出来。柯林艾格尼斯,他是狮子腹中的蜜。”

【batman】
“S--T--A--Y,就这么一个词。你的想法?”
“地摊上一美元就能买到的低俗小说。”克拉克嗞嗞地吸溜沾满饼干屑和糖霜的手指,“不是昆汀的电影。”
  布鲁斯停了笔,沉默地直视眼前端着碟黄油曲奇的男人。
“难道不是吗?”他惊讶道,“书中人物在痛苦的时候总这样恳求另一个关系亲密的人——通常是恋人。电视剧里也有,只不过你没时间看。”
“……”
“给你带来启发了吗?”
“我们的脑电波不在同一个频率。”他以笔头敲击着桌沿,“很明显,这更像暗号之类的。”
“可能事情并非你想像的那么复杂,大侦探。”
“我很好奇,记者们都和你一样富于联想吗?”
“这叫敏锐的洞察力,韦恩先生。”
“我强烈建议你拿你的洞察力去写同人文。”

(本章未完,待编辑)

评论
热度 ( 14 )

© 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