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主DC/我船batjokes/FUCK THE SHIPPER HATERS

GASOLINE

part1.2
他拎起外套,走出酒吧大门。天开始下雨。巨型灯箱的光亮得很强势,照着激烈攒动的雨滴,在黑暗里飘浮,线状,银灰色,仿佛婚纱下摆的褶痕。高楼的霓虹闪烁成几何特征鲜明的纹路,挪移的轨迹蜿蜒,仿佛彩色的蠕虫。

回头瞄了眼正和女服务员搭讪的尼格马,杰克拉拢领子,尽量将脖颈缩进织物中间,双手插入口袋,急急地往住处走去。他不喜欢湿冷的天气,尤其是现在的。这样想道,杰克跨大了步伐,一边盘算着回家泡壶牛奶消消寒。

他的家租在公寓楼边上。一层的独立平房,有窗户和卫生间,水泥抹的外墙,不大。据说这间房原先是用来放清洁工具——哦,谁管得了那么多,能住的舒服就足够了。杰克用袖子角擦拭眼睛,打了个深深的呵欠,胸口细密的水珠伴随身体的起伏一一滚落。快到了,再坚持五分钟就可以睡觉,然后结束这戏剧性的一天。他自我鼓励着,直到左脚被某个不明物体绊住。

西装革履的男人躺倒在他家门口,脸已经变得湿漉漉的。被杰克碰了以后,他只是含糊地嘟哝了几个单词,翻过身,露出深v和解开的黑色领带。杰克闻到一股令人窒息的乙醇味。

上帝啊,今天我是经历了一部电影吗?杰克想。他绕过男人,拿出裤兜里的钥匙,插进锁孔,“咔嗒”的一声,金属和齿轮相互磨碾,发出绵长的响声。

压住门把往前推,杰克走进屋子,打开总电闸,接着是床头灯的按钮。在关门的前一刻,他下意识地转身,打量着那个醉汉。

他看起来像个牛郎。杰克在心里说。

这天夜里杰克没睡稳。他被半夜的雷鸣惊醒。窗户的玻璃被吹得呜呜振动,他揉着惺忪的睡眼爬下床铺,想看一看那个人走了没有。
答案是的确没有。男人躺在雨幕里,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似的。

杰克皱紧眉头。

几分钟后他把男人拖入屋内,摸了摸他的鼻孔,幸好,还有气儿。杰克把他安置在沙发上,将男人浸满雨水的衣服脱得干净(当然,除了内裤以外),从柜子里找了条厚实的毛毯给他盖着。

然后他想了想,拿出抽屉里的左轮手枪。

陌生人睁开眼睛。他感觉有什么冰冷的环状金属抵住他的眉心,接着是子弹上膛的声音,脆脆的,仿佛爆米花膨胀。

“你是谁?躺在我家门口干什么?”

问话的人有一双单薄的嘴唇。他用手枪指着自己,黑色刘海乱糟糟的,遮住半张脸,瞳孔是祖母绿,令他想到苹果味糖浆,两颊似乎还带有轻微的倦意——是因为没睡醒吗?

他想了想,小心翼翼地把枪支推开。

“谢谢。”他说。“我是布鲁斯韦恩。今晚我喝高了。”

杰克的脸僵硬起来。
“能借一杯开水吗?我很渴。”
他又恳切地补充道。

评论 ( 3 )
热度 ( 29 )

© 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