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主DC/我船batjokes/FUCK THE SHIPPER HATERS

【点文】【BS】MIRROR AND MASK 镜子与面具

@悅中甜
关键词:一方虚假

summary:焦虑的大超。这大约是个简单又俗套的故事。题目没有什么确切内涵。

P.S.我尽力了,并且强行把姑娘给的看似虐梗掰成了he,想想看还有点小激动(^V^)祝食用愉快。

“我们交往半年了,”克拉克说,“我以为他会先烦躁,没想到是我。”

吉米·奥略特将他的酒杯斟满。

“你没有什么可以焦虑的。他接近完美。”

“这意味着他得花很多时间在表演上——会谈,脱口秀,那些女人。你懂的。”克拉克说。“我不觉得我能很好地承受这个。”

“放轻松点,伙计,不是每个人的地下男朋友都叫布鲁斯·韦恩。”吉米拍拍他的背。

他挤出一个牵强的笑。“总之,我不太有把握。”他喃喃自语。

  “你太紧张了,”吉米说,“有哪几个人会给他身价亿万的情侣攒钱买奢侈品的?据我所知,你是第一个。”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诡异,可是布鲁斯不介意。”他抿了口酒,说,“况且那款古龙水很适合他。”

  “恕我直言,他在你面前用过吗?”他问道。

  克拉克一时语塞。

  “所以我建议你下次换点别的。”吉米飞快地喝干杯底残余的酒液,站起身来,结束了这次对话。克拉克则在他离开后又点了一杯马天尼。他盯着液面,单手支撑下巴,陷入沉思。

  他说布鲁斯接近完美。是的,完美。他想道,完美无缺的面具。天之骄子,哥谭最高贵的孤儿。可是比起他戴上另一副面具时的阴沉,他宁愿望着布鲁斯神采飞扬的样子,肆意而自信,蓝眼睛,小麦色皮肤,富有古希腊特点的面孔棱角分明,在聚光灯中央他看上去像个天生的神祗。但克拉克没有把握自己是否能给他的情史画句号。他的拥抱属于自己,也会属于那些穿着12公分高跟鞋走猫步的漂亮花瓶。他无法埋怨——他认为那是布鲁斯·韦恩人格不可或缺的元素,而他所能做的,只是尽量不让自己成为流水账的一部分。尽管他很认真,布鲁斯也很认真,但他还是会毫无根据地担心,焦虑一些有的没的,与事实不相符的东西。

  “你有点心不在焉。”布鲁斯说。“听着,如果你不感兴趣我们可以换别的。你用不着为了我强迫自己。”他把菜单递到克拉克手里。

  “没关系,芭蕾表演也挺好的。”他回过神,友善地答道。

  布鲁斯怪异地看着他。

  “不是芭蕾表演。是重置的舞台剧,《歌剧魅影》,请了好几位百老汇的名角。”他稍作停顿,又问道,“你还要去吗?”

  哥谭歌剧院的吊灯金碧辉煌,那拜占庭式的球型穹顶犹如一个精致的囚笼,四壁雄伟的大理石柱以逼迫的姿态伫立着,直让他喘不过气。他盯着一旁的空位。的确,他一点也不想来这里。

  会不会他只是想玩玩而已?他恍惚地怀疑,又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他拿起手边印有花体字的简介,隐约记起其中一个情节是干渴的主角在玻璃迷宫里穿梭。 克拉克闭上眼睛,开始默想那个场景。

  也许在第一幕中间,也许更晚,包厢的门终于被人打开。男人风尘仆仆地走来。

“抱歉,我迟了。该死的社交晚会。”他抱怨道,在克拉克身边坐下,“今天我遇到几个古董老信众,硬是拉我讨论三位一体的问题。关键是他们来自摩门教——我的天,他们是怎么到哥谭来的?”

  神使鬼差地,他艰难地翕动嘴唇。

  “我可以先离开吗?”

  布鲁斯明显愣了。

  “你生气了?”

  “呃,最近加班有点累,不好意思。”克拉克摸摸太阳穴,“或许我需要休息?”

  男人依然直视着他。

  “这可是你选的。”

  “我……。”他语无伦次地辩解,“不,我没有后悔,我只是想回去。哥谭不适合我。”他编造着不存在的理由,同时躲闪来自那双深蓝色瞳孔的尖锐目光。布鲁斯已经觉察到了不对劲。他俯身,把手放到他的肩头。

  “是吗?”

  见他默不作声,布鲁斯皱起眉头。

  “我好不容易把事情办完,结果你告诉我你要回大都会?”

  “是的。”他说,“你可以回去,继续跟那几个老古董谈一些别的。”

  他搭在克拉克肩膀上的手动了动,然后延展掌心,用食指狠狠刮擦他的喉结。他觉得布鲁斯濒临愤怒的不满几乎从指缝里溢出。

“只要我在,你就别想出去。”他说。

  布鲁斯的右手沿人体中轴线向下滑动,近乎惩戒似的填满他身体的沟壑,隔着一层可忽略不计的织物向深处摸索,游走,力度很重,实体化的欲望如毒液般剧烈地蜿蜒,跟随血肉起伏,挤压着他的脉搏,探寻他最后一根肋骨。

  等到那只手扯开皮带的时候,克拉克才意识到他想干什么。他在高级真皮坐垫上奋力挣扎,妄图推开布鲁斯,推开他进一步的占有,却被他重新按回椅背。

  “停下,我求求你,布鲁斯。停下。”

  他哀求着望向他,指尖紧抠两侧扶手,嗓音夹杂着沙哑的迫切。
 

“不是这次。”
 
他说道,单膝向他跪了下去。

  那天晚上克拉克什么都没记住。镜面组成的河流席卷而来,而他溺毙其中。

 

 
  之后的那几天风平浪静。他们像往常一样交谈,接吻,直到布鲁斯貌似漫不经心地发出询问。
 

“最近你有点不对劲。怎么了?”
 

职业本能似的,他寻求一个贴切的形容词,却发现自己的脑内毫无征兆地空虚。此时此刻,他的面部肌肉逐渐变得僵硬,随之而来的是无助的牵扯和颤抖。他觉得自己像一尾缺氧的鱼,搁浅于哥谭这枯涸的河床之间,鳞片已经脱落,奄奄一息,扭动着支离破碎的躯壳,吐出干渴而徒劳的泡沫。
 

这一刻那种焦虑撕裂了他的胸腔。他听见自己绝望的声音像洪水涌出。
 

“我爱你。”

他如是说。

布鲁斯端详着他。
 

他摘除克拉克的眼镜,将手安置在他颧骨凹陷下去的区域,指尖缠绕着鬓角,另一只则跨越他的脊线,引领他到自己的怀里。接着,一个被延长过的吻贴上他的眼睑,逐渐挪移至鼻梁,然后是侧脸,唇角,指尖温柔地收缩,按摩着他紧绷的头皮。他的节奏很缓慢,小心翼翼舔舐着他的每一寸皮肤,表现出异常的珍重,而布鲁斯的表情近乎虔诚,令他想起中世纪古旧壁画角落,闭目祈祷的安详圣徒。
 

类似于镇静剂的效果抚慰了他的烦躁。作为回应,克拉克浅浅地抽气,却闻到古龙水单薄的香味。他略微惊讶地抬头,恰好对上恋人的脸——此时,他的手环绕着自己的后颈,额头抵着他的额头,目光温柔地注视那些潮湿的吻痕,悠长得仿佛一声叹息。

“我知道。”

fin.

镜子与面具是《歌剧魅影》中的两个意象。

这个故事大概就是大超焦虑症严重胡思乱想的产物,关键词一方虚假指的是他,当然非贬义【其实本来想写个无结局的【有强行扣题的嫌疑

老爷蜜汁强势【蝠all党の本能

努力构架故事情节却依然败给自己的话唠本性→_→我要吃根辣条冷静冷静

欢迎下次再点啊越多越好我不介意的【你够

评论 ( 7 )
热度 ( 46 )

© 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