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主DC/我船batjokes/FUCK THE SHIPPER HATERS

【点文】【BJ】ONE OF THOSE THINGS 琐事一桩

@小七-约翰尼德普没家暴

关键词:在噩梦中笑醒,本蝠和莱丑

summary:噩梦之后,丑爷的一个晚上。性,暴力,回忆,哥谭城。

P.S.我最近仿佛迷上了被基佬拉裤链这个恶俗的梗……原谅我性冷淡的文风……不如你再来点一个【期待脸

高糖 配合 shape of you 食用更佳

每个人都会做梦。joker也不例外。

  “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蝙蝠镖插进我的喉咙。”他对着墙壁说道。自然,没人回答他。哈莉已经睡熟了。她抱着沙发的枕头蜷成一团。joker看了她一眼,慢慢地转回去,从抽屉拿出油彩和牙套来。他一边熟练地把那玩意往脸上涂均匀,一边思索着今晚出去要穿什么比较妥当,唔,皮衣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闪闪发光的,还能把脖颈的皮肤遮掉一大半。joker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点了点头,操起一次性染发剂,把头发染成巧克力色。

  离开偏门的时候,夜店里依然灯火通明,迪斯科混杂着脱衣舞女的劣质香水味充斥了整片区域。他不动声色地皱皱眉,决定回来之后让他们收敛一点,便插着口袋向前走去。
  joker漫无目的地独行。他翻越了几条街道和小巷,离市中心越来越远。他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伸展疲惫的四肢,脑袋向后仰,整个人形成一个松弛的大字。他张望着周围景物,突然打算去喝一杯。


他和bats的游戏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起初只是打斗,追捕,毫无意义的撕咬,直到某个晚上joker吻了他。法式深吻,舌头缠着舌头,让自己的口红沾满他的下巴。他的bats首先愣了一下,然后厌恶地推开他,用连串的头槌作为回赠,把他扔进阿克汉姆。这样的情况的出现不止一回。到后来蝙蝠侠就不再拒绝了。他直接凶狠地掐住joker的喉咙,将他压进墙角,粗糙的舌头刮过他的牙龈,口腔内部,胡茬摩擦脸颊,等待joker因为窒息涨红着脸挣扎才肯放开,再从嘴唇中间发出低沉的叹息。joker不喜欢这种没有教养的直接。他会选择推搡,或者咬破bats的皮肉作为报复,但每次结局都不约而同——他瘫软在bats的手臂里,大口大口地喘息,失去胡言乱语的能力。


他走进酒吧,要了一杯冰威士忌加酸橙切片。女酒保对他抛了个媚眼,他报以礼节性的微笑,将酒液一饮而尽。“再来一杯。”他说,将一张富兰克林拍到桌面上。




  他们的第一次是在哪里来着?屋顶,犯罪巷,还是别的奇奇怪怪的地方?都不是,应该是在bats的车里。那天夜里下着雨。他被铐住,狂躁地待在副驾驶位上,等着bats把他送到阿卡姆去的过程中任意一个恰当的时机逃脱。不知过了多久——于他而言大约有一个世纪,bats才慢悠悠地回到车内,迎接他愤怒的眼神。出乎他意料的,当joker喋喋不休地沤制一贯的指责和讽刺的时候,他干脆利落地摘下了头盔,露出一张汗湿的脸。joker没回过神来。“布鲁斯·韦恩。”他喃喃道,蓦的变得暴怒起来,“你他妈给我看这个干嘛?”

  布鲁斯很平静。他指了指joker的衣领。“等价代换。我把面具脱了,你把衣服脱了。”

  joker则更加愤怒,他一向强烈谴责这种强盗逻辑,事实上他直接喊出来了,骂骂咧咧的诅咒,可另一个人保持插着手的姿势,眼神冷漠又带有玩味,他突然意识到今晚一定会发生什么,而对于这件事他不会拒绝。永远不会。

“好吧。”他妥协了,甩了甩手铐补充说,“我要一直带着这个吗?”

  他们换了很多种体位。布鲁斯吻着他的皮肤,浑身各处,挨个安抚着暗色的伤疤,指头和唇齿一同进行痴狂的纠缠,直到他纹身的底色变得通红。他翘高脚趾,努力把粗重的呼吸压制在喉头,不消几秒却从鼻腔里冒出。他低低哭喊着,抱紧布鲁斯黑色的头颅,一边吐出溃不成军的乞求,一边闭紧双眼,将他额角的汗珠吮吸干净。



  酒吧的东部突然爆出枪声。慌乱的人群蝼蚁一般奔出门外,他混在他们之中,准备去卫生间洗个手。

  这回他失算了——卫生间也挤满了人。他费力地挤开一条通道,走到酒吧的后门,一个相对比较清净的地方。混乱中有人将卷成雪茄粗细的百元大钞塞进了他的后袋里。然后那个人尾随着他,猛的把手插到joker的身前,开始解裤头上方的纽扣,满是酒气的嘴里还含糊其辞地念着“宝贝”“蜜糖”一类的句子。

  “啊,这个道德沦丧的世界。”他抚摸着有些零散的头发,装模作样地感叹道,等待那个不幸的人把拉链扒到最低点,然后扣住他的手腕把他拧到脱臼。男人发出杀猪似的嚎叫,乘着这个空档,joker捡起一段生锈的水管,对着他的后背用力地砸下去,一下,两下,很多下,直至听到男人脊椎断裂的声音。他将那个倒霉蛋的身体翻过来,用水管底部粗的那段拍拍他的脸,口吻亲昵。

  “我讨厌不礼貌的人。”

说着,他扔掉凶器,将钞票塞进男人的嘴里,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后来布鲁斯的花样越来越多。他不确定自己是否习惯趴在那个黑家伙的披风上做丶爱。事实证明他的确这么做了,而且还不止一次。镀了铅的纳米分子布料十分柔软,他懒散地抓住破损的边角,觉得这种颜色和他的纹身很配。这时候bats会伸出一只手按住他的后背,强迫他抬高臀_部以便接承受更多,手套内侧的碳化纤维板显示粗糙的颗粒感,与他的皮肤高度磨合,表层还沾着不少润滑剂,口红,眼线膏,他们混合一处的精丶液和体丶液。joker习惯在高丶潮时候尖笑,有的时候是呻吟或抽泣。遇到第二类情况,布鲁斯通常会低下身体,亲吻疯子右颈上的扑克牌图案,手指摩擦着他胸口附近的皮肤,对他施以安抚;而对于第一类情况,他会更加猛烈地索取,近似虐待地噬咬和抽丶插直到joker发出低丶喘,然后变为第二类情况。而joker则表示他自始自终都很享受这个过程,即便是最痛苦的部分。

他们的关系一向稳固,在经历那个之前和之后。他的牙被bats打碎,然后是长达十余年的冷战。那些日子里他们回到了最初的状态,他们互相折磨,直到另一个雨夜布鲁斯停下来擦干他脸上淋漓的鲜血。然后他们又开始了。战斗,缠绵,无止无休。

  “我想被你屠宰。”有一天,他这么对batsy坦白,“就像肉店车间里的小母牛,被吊在铁钩上,鲜红的血肉脉络分明——清晰,规整,一览无余。完全的占有。”布鲁斯评价他说话的神态像个冷静的猎手,而不是猎物。

“我看出来了。”他开玩笑道。

  是的。他想他已经把欲望写在了皮肤上,batsy也没有理由看不到。



  蝙蝠车的探照灯亮得如同白昼。他站立在这光明中心,望着那熟悉的身影向他走来。而他一身的装束狼狈不堪,肉色油彩蹭满了皮衣,额头表面的damaged露出半截残缺的字母。他以为自己会继续疯笑,张开刻薄的嘴唇大声嘲讽,嘲讽那身盔甲,面罩,有关蝙蝠的一切,然后迎接bats的拳头。

  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他只是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蝙蝠侠,掩饰着骨髓深处极度膨胀的情绪。他想告诉他他渴望他,他的嘴唇他的双手他粗鲁的爱抚,如果他想要的话他愿意现在就把从前在披风和引擎盖上做过的事重复上几遍,不狂笑也不会觉得屈辱。

  “干什么去了?”

  男人问道。他向joker走进了一步。joker定定地看着他。

“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蝙蝠镖插进我的喉咙,而那个面具下的人不是你。”他说。

  蝙蝠侠端详了他一会儿,然后打开车门。“上来。”他命令说。
 

  joker的表情有些迷茫,又很快服从了。

“如果面具下的人是我,你会怎么办?”

  “如果是你,我会高兴疯的——比如说,笑着醒来,跳一支舞,然后开香槟。我让蝙蝠侠杀人了,即使是在梦里也值得庆祝。”
 

“你看起来很累,”他停下动作,关心地看着他,“困了吗?”

他大笑起来。

“不,是睫毛膏把眼睛粘住了。”

【fin.】
卧槽我居然没发刀,我变了【二哈
你们快来点文啊不然我很为难啊【咆哮
给个关键词给个DC圈cp我帮你毁灭世界【等等

评论 ( 19 )
热度 ( 94 )

© 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