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主DC/我船batjokes/FUCK THE SHIPPER HATERS

【点文】【BJ】ASHES OF TIME 时间灰烬

 @Ashly 

辣鸡lofter吞我文

关键词:tomorrow is a new day

summary:jester被逮捕了。所有人都想杀他,但夜枭不同意。

P.S.高虐。写球三写得顺手了就直接来了篇枭丑,结果惯性插刀惯性be,我感觉我是敌方派来的间谍【狗带脸 本篇jester很痞,当然最后挂了•﹏•我的锅

  jester被逮捕了。被揪出来的时候,他一反常态地穿了件运动卫衣,兜帽把他的紫发遮得严实,眼睛被所投下的阴影覆盖,只露出一双苍白的嘴唇。那时他并没有疯笑,只是张大嘴狠命地呼吸着,仿佛要把自己的肺撑爆掉。夜枭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他捂住胸口,努力将那些看似可笑的想法驱逐。

  “不。我不觉得这是个合适的选择。”

  “不然你想怎么样?承认他是你的秘密情人吗?”超女王说,“你和jester的事整个犯罪辛迪加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更糟糕的是你是我们的二把手,夜枭。没有人会容忍你和他搞在一起。”

  “我没……”

  “我附议。”终极人举手,“jester理应被处死。”

  “可是我们能对他进行审讯,让他吐露卢瑟的行踪。”他挣扎道,“他可是正义的脑前叶,不是吗?”

  “得了吧,你知道他不会的——如果他会,他就不是jester了。”

  “这不……”

洛漪丝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

  “住口,夜枭。这件事容不得你插手。”

  再次见到jester是在监狱里,他避开了所有摄像头和卫兵,同那个浑身是伤的人重新会晤。jester的黑套头衫已经变成了布条,粘连在流脓的皮肉周围,而他本人正若无其事地用手指沾着血,在地上涂涂画画,那些绯红液体蜿蜒的形状仿佛一首长诗。事实上jester的确在念一首长诗。

  “并无实体的城,在冬日破晓的黄雾下,一群群人鱼贯穿过伦敦桥……”

夜枭尝试同他搭话。

  “jester?”

  而jester的目光呆滞。

  “监狱宫殿和春雷的回响在远山的那边震荡。他曾经是活的现在已经死了,我们……”他的嘴角抽搐了片刻,稍作停顿,“稍微带点耐心。”

  “我绝不会告诉你卢瑟的秘密据点,你应该很清楚。”

  他呢喃着,突然咯咯地笑起来。

  “你知道,不,是清楚地利用了这点,猫头鹰。你要的事情我都会答应你,该给的我给了,不该给的我也给了。你拷问我,操丶我,剥夺我所有的时间;甚至现在你让我去死,我就真的去死了。”jester轻声说,他的表情有些迷茫。

  “所以你还要什么?”
  迟迟没有收到回复,他搓着手,轻声催促。

“说话。”

  “我要带你回去。”夜枭许诺道,抚摸着jester破碎的衣物,皮肤,那双同样破碎的,眼神涣散的瞳孔,只觉得鼻翼隐隐酸涩。他不敢拥抱他。他伤势实在太重了,夜枭害怕他会一下子散架,就像子弹之于陶瓷雕像。

  “明天是新的一天。”他擦了擦嘴角,挤出个难看的笑来,“鬼知道会发生什么,对吧?”

扶正他的脸,夜枭像往常一样吻了他。jester想推开,最终放弃了。他尝到血痂的味道,舌头触碰断裂的牙齿,极其轻柔地舔舐着伤疤溃烂的边沿,直到jester发出闷哼才缓慢地放开。

  “我逃不掉了。”他伏到夜枭的臂膀间说。夜枭以手臂环绕他,下颚挨着jester的头顶,任凭他盆骨的棱角硌得肌肉作痛。他的嘴唇落在jester的眼尾。

  “那么久来,现在轮到我了。信我。”

  是的。夜枭对自己说道,向前走近一步。

  “我想和你做个交易,洛漪丝。”

“把jester交给我处理。代价是你可以对我提一个任意的要求,财富,身份,甚至屁丶眼。”他咬了咬下唇,竭力让自己的语调保持冷漠,“我不会让他解脱得那么轻易。”

  女人只是默不作声。良久,她的嘴角浮起一丝笑容。

  “你爱他,是吗?”

  “是……”蓦的,他暴怒起来,“是又怎么样?告诉我,这个要求难以执行吗?”

  洛漪丝摇晃头颅,脸上的笑意变得更浓。

  “无论是还是不是,jester必须死,你阻止不了的。”

  “我和终极人已经商量好了,我们瞒了你,夜枭。他此刻在被送往刑场的路上。你要当着几百号人的面去救他,宣布你的背叛,还是在这里继续说服我?”

  jester的处刑地是大厅。火刑。狂躁之中,夜枭以仅存的理智挤出一条路,到了他跟前。他看见他顺从地跪下来,手链和脚铐被束成一处。夜枭悲哀地发现他几乎不可能站起来,更别说逃跑了。而他的脸色很平静,凛然的平静。将死的平静。

  jester的眼睛仔细地转了一圈,最终落到了夜枭身上。他的目光终于出现了波动,嗫蠕着嘴唇,仿佛要说什么。夜枭从心底绝望地乞求jester能吐出投降的语句来,即使一句示弱也好。这样,他就……

  “我去你妈,夜枭。”

  jester声嘶力竭地吼道。他吐了口血沫子,然后轻蔑地冲终极人抬抬下巴。

  “还有你天杀的的男朋友。”

  他仰高头颅,任凭汽油淋湿他的脸颊。夜枭突然意识到上一回看见他这种表情还是在哥谭,某个不知名的角落——交欢完毕,他粗暴地将jester按住,以便在他体内度过高丶潮的第一轮余韵,而后者则回过头来凝视着他,脸上写满令人疑惑的笑意,手指发红,抬高下半身虔诚地等候更多亲吻。

  jester.他大声在心里呼唤,不不不,jester,不。他张开嘴,气流拍打他的牙龈,准备瞄准强尼手中的打火机,打飞它,然后把jester拉进自己怀里。他什么都不想管了。他只要jester活着。

  一道红光猝不及防地闪过,苍白的人悄无声息地变成了影子。

  “看在我还是你搭档的份上,我给了他痛快。”终极人说,“记得感谢我。”

  接下来谁说了什么,夜枭已经听不清了。铺天盖地的灰烬蒙蔽了他的视野,他企图用眼睛承接,却清楚地感知到在自己被封固的僵直的躯体内部,那漫长的执念于一刹间消逝,连同十余年来没有停息的情爱和血液。jester漂浮在他眼前。他充盈着他的喉咙,鼻腔,披风表面,从里到外每维度空间。此刻他是他的全世界。

  “抢救回来的只有这么点。”原子女说,“拿好了,别吞下去。”

  夜枭沉默地接过那个金属盒子。jester那么小,小到可以随时跟着自己。夜枭突然记起来他本来就随时跟着自己,直到生命结束的那刻,也未曾变更。

  看见他恍惚的表情,原子女皱起眉头。

  “你要这个干什么?”

  “战利品。”

  “好吧,我一直以为你们俩是真的,直到今天他对你说了那样的话,啧。”她评价道。

  “习惯就好。”夜枭说。

  不知何时大厅变得空无一人。于是他不再掩饰,低下头,抱紧了jester的骨灰,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明天是新的一天。”夜枭模仿着他的语气,却明白那个人不会再出现了;他以为自己会嚎啕,会怒吼,会疯狂地亲吻那方铁盒,但他没有。他只是枯坐着,让眼睛里的雾气蔓延到护目镜上,双手紧紧地将jester护在胸口,仿佛要熨帖他的体温。

“我们走。”

  最后,他说。

  “我带你回哥谭。”

【fin.】
这是真·一生为了你,死的时候还要顾虑你……写着写着我把自己虐到了,不行下回我要写点甜的自我救赎一下

其实并没有修罗场?老终最后的举动完全是“我敬你是条汉子”系列,估计他也不知道托马斯和jester的那事是真的【摊手

ASHES OF TIME 的另一个翻译是……东邪西毒
我有毒【二哈

评论 ( 4 )
热度 ( 33 )

© 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