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主DC/我船batjokes/FUCK THE SHIPPER HATERS

【点文】【BJ】GOTHAM EXPRESSION 哥谭森林

 @軟隱棘杜父魚 

关键句:蝙蝠侠亲眼看着joker把尖锐的氪石插进超人的腿里,但他的心里居然有点高兴【大意】

summary:其实,哥谭市没有森林

P.S.恶搞,吐槽,疯狂玩梗,全员ooc,这是我写过最有趣的一篇同人文,看之前你需要看过某部叫《重庆森林》的文艺片并且熟知里面的梗233333

他是个蒙面义警,他的名字叫布鲁斯,代号蝙蝠侠。

他们最接近的时候,他和joker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

57个小时后,蝙蝠侠盯上了那个男人。

他和赛琳娜已经分手一个月了。

“想想塔莉娅啦,”超人说,“再找一个,扎塔娜,扎塔娜也不错啊,白天有空约她喝咖啡去吧,她暗恋你好久了。”

布鲁斯皱紧眉头。
“不用了。今天我约了别人,改天吧。”

“你这人,又抢劫又杀人又放毒气,有没有考虑过警察的感受?”

“大哥,你搞错没搞错啊,我是职业反派,要负责打嘴炮负责给你饭吃还要逃跑以便给你更多的饭吃,好辛苦的,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

joker大刺刺地往他面前一站,插着腰理直气壮地拍了拍他的脸。

“来来来,bats,既然想找乖孩子就赶紧一边去,这半篮子化学药剂送你了,不用还我。”

“你喜欢蝙蝠吗?”

这次joker没回答。蝙蝠侠呆滞了片刻,然后把这句话用德语和意语各说了一遍,又开始尝试着翻译成法语。

joker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法语讲得不错嘛。”

“你还没回答我。”

其实,他喜不喜欢蝙蝠并不重要。joker想。人是会变的。他今天喜欢猫女,明天可以喜欢神奇女侠。

“今晚我们还打架吗?”joker换了个话题,问道。
“我已经和谜语人打了一个晚上,现在我很疲倦。”蝙蝠侠说。

joker感到愤怒。“和你打架是我私人的事情,你怎么能……”

蝙蝠侠打断了他。“如果你只是想找个人陪你打架,请你找别人。”

“这点是显而易见,batman,joker是你最大的敌人,几乎每个今夜哥谭秀的工作人员都这么认为的,是吧各位?”

“不,他不是。”

“那是谁?”

“贝恩。”

“请问为什么是他?”

“呃,那就是超人?”

joker捏着遥控器,狠狠地咬下一口厨师沙拉。
也是。反派都有那么多选择,他是应该换个口味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换季的原因,joker干脆不越狱了。没有joker的日子里,蝙蝠侠觉得自己在梦游。

“你别自暴自弃啊,”超人劝解道,“史蒂夫和戴安娜分手了,你赶紧找个机会……”

布鲁斯生无可恋地捂住脸。

“不了,我不喜欢男人,尤其是史蒂夫那种。”


阿克汉姆内。蝙蝠侠看着那绿发疯子穿着病号服富有节奏感地跟随音乐摇摆身体。

“joker,你有什么阴谋?”

“听不清。”

“不要逼我再问一遍。”

“我说,音乐声太大了,我听不清你讲什么。”joker咧开嘴角。

joker终于越狱了。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找企鹅人和哈维开了个睡衣party,然后买下一家叫咯咯笑的快餐店。蝙蝠侠觉得他变了。

“basty呢?”

“噢,你说蝙蝠侠吗?他被大头钉扎了手,破伤风来不了,我来代他的班。”超人说。

当蝙蝠侠亲眼看见joker把尖锐的氪石插进超人的腿里,他的心里居然有点高兴。因为joker的外表好像改变了,他的本质依然没变。他依然是个感情丰富的精神病。

*** *** *** ***
“这就完了?”

“不,这只是提前完成的一小段。正剧还没开始呢。”杰克说。他把文档缩到最小,将笔记本电脑转了个个儿。布鲁斯固执地把它扭了回去,点开消息栏的小红点。

“汤不热的消息提醒,abo点梗。”布鲁斯说着,把中式快餐盒里的什锦面拨拉几下,挑出个炒得金黄的虾仁放进杰克的汤勺里,后者则直接用叉子一捅,把它按回布鲁斯的嘴里。他一边费力咀嚼着,一边含糊不清地提醒道。

“我得告诉你这是你欠粉丝的第十一篇盾冬文。”
“哇噻。”杰克吐了吐舌头,“我才不要写两个穿傻逼紧身衣的家伙谈恋爱。”

“可是在你的故事里,我也穿着紧身衣。”布鲁斯说。

杰克发出一声愉悦的咕哝。

“所以你们都是傻逼,就我不是。”

“是,”布鲁斯附和道,“你说的都是对的。”

他好气又好笑地注视着杰克已经油光发亮的唇瓣开开合合,耐心地继续询问。

“最后,蝙蝠侠的情感归宿怎么样?他和joker在一起了?”

杰克狡黠地耸耸肩。

“蝙蝠侠的设定不是同性恋。”

“可我是。”布鲁斯把手臂交叠在胸前。“我觉得你在怀疑我精神出轨。”

避开他严厉的目光,满不在乎地,杰克大口大口地把炒饭往嘴里送,翻起白眼,伸出手到键盘上方假装打字。

“突发状况,我让我的法定丈夫不满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见到布鲁斯一脸“这不是玩笑”的神色,他缩了手叼了叉子直接重重地靠进他怀里,漫不经心地抚摸着他的膝盖,脊梁的凸起轻轻摩擦布鲁斯的前胸。

“小说嘛,亲爱的我都没认真你那么认真干什么。”

他随手把大纲递过去,偏转脸庞注视着布鲁斯,绿莹莹的瞳孔被阳光照得几乎透明。

“让我看看我的设定——花花公子,总裁,家财万贯,孤儿,我爸妈知道会被你气疯的,杰克。”布鲁斯说着,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再说了,我们之间更富有的那个明明是你。”

“扯平吧,反正我高中起化学就没及格过……joker可不是。”杰克揉了揉鬓角,“虽然我收入比你高,可是实际上是你养我啊,所以……这个设定还算过得去?”

布鲁斯把警服脱掉,扔到一边。这是他们结婚的第三个年头。他在警局工作,领固定的薪水;而杰克以敲键盘为业,拿着每年二十万美元的版税和他窝在一间小公寓里。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经济宽裕的宅男会看上他,然后自己也情愿与之度过余生,日子简单到简陋,所有的需要仅仅是一个屋檐和一张床。

“别的都行,除了那点以外。我要我们在一起,现实里是,小说里也一样。”

“超级英雄和杀人狂谈恋爱,很好布鲁斯,你就不怕某些正人君子们借此指摘我三观不正内心扭曲毒害青少年吗?”他转过身,拍了拍他的脸,表情似笑非笑。

“你从来不在乎。”

“宾果。”杰克叹了口气,“你太了解我了。或许我应该把书名改成《致我的爱人》。”

布鲁斯俯下身,猝不及防地舔掉他嘴唇边上的饭粒。他注意到杰克的耳根开始发红。

“原来起的名字叫什么?”

“《GOTHAM EXPRESSION(哥谭式表述)》。最近我沉迷于独立电影无法自拔——你看过《CHUNG KING EXPRESS(重庆森林)》吗?那个男主角职业和你一样,眼睛还很像你。”杰克回答。“另外,我觉得我把蝙蝠侠设定成花花公子还是有据可循的。”

布鲁斯的脸上泛起笑意。

“第二个名字还是当后缀好了,文豪先生。”
“我不看那些东西,每天值夜班,没空。”他停顿片刻,补充说。

继续赖在他怀里,杰克把炒饭搁置到茶几沿,舒展着腰杆,有一搭没一搭地往嘴里送左宗棠鸡。

“知道吗布鲁斯,我有一种奇怪的预感——那些我写出来的东西很可能存在,蝙蝠侠,超人,joker,真的。我感受得到。”

“喂喂喂,你在听吗?”

他胡乱地在布鲁斯眼前晃荡双手。布鲁斯捉住他的指尖,缓慢地牵引着他贴紧自己的颈部。他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发愣。

“听着呢。”

他温柔地回应道。

“你开心就好。”

此刻,他的下巴紧挨在杰克额头上,杰克靠在他身上,光斑铺在杰克脸上。布鲁斯做了个深呼吸。他满足地叹口气,只觉得这幅画面异常美好,美好得就像一部他不曾看过的文艺片。
【fin.】

尝试了一发戏中戏,通篇对话写到我怀疑人生

看见这个的题目我差点想让他们仨修罗场,但我并没有┏ (^ω^)=☞大超多好啊你咋这么对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作为一个墨镜粉这么黑自家经典我也是没谁了【二哈

评论 ( 9 )
热度 ( 35 )
  1. 軟隱棘杜父魚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转载了此文字
    寫了這麽多年的文第一次吃定製…好……開心啊

© 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