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主DC/我船batjokes/FUCK THE SHIPPER HATERS

GASOLINE

年后第一次更新┏ (^ω^)=☞然而量还是原来的hhhhhhh

part 1.5
CD机传来嗡鸣——或许更像海妖的呜咽,伴随读碟成功的简短电子音从音响里掉落,硬生生地砸到地板,墙角,然后碎裂,残骸溅至杰克的耳边,再原路折返,仿佛吉普塞人带着天生烙印和炼金术的魔咒,烫得他坐立不安。老旧的32寸台式电视被“啪”的打开,液晶屏幕专有的蓝在光线阴暗的屋里泛滥成灾,对,就是无信号的那种。而那个拥有同样颜色眼睛的人正坐在沙发的最右侧,手捧一次性纸杯装着的咖啡,轻声询问他今天准备看什么。

咖啡是杰克给他泡的。

而杰克完全没有料到这一天。他蜷缩起双腿,十指绕过踝骨于脚背交叠,眼睛直直地盯着青筋运动的轨迹,缄口不言。

“平常空闲的时候,你都在看这些东西吗?”他问。

“大部分时间是每天晚上。”

“呃,虽然这么说不太合适,但我想借影碟。”布鲁斯以期待的口气说。

杰克咬牙切齿地拒绝了。“我建议您自行购买,韦恩先生。”

“我不知道要买什么。”

“不,”杰克把杯子放在桌面上,斩钉截铁地摇摇头,“我不借。谁都一样。”

韦恩看起来有点失望。

“其实我可以来你家和你一起看。”

他的睫毛上下颤抖,努力地控制把咖啡泼到那张漂亮脸蛋上的强烈冲动。“想都别想。”他说,冷漠地指了指门口。

结果韦恩又来了。一次,两次,软磨硬泡。

最后,杰克板着脸,把门向这位成功人士敞开,心情不亚于向罪犯张开腿的斯德哥尔摩症初期患者。

“说不定人家准备钓你,”哈莉判断道,“找女人找腻了找男人玩。”

“我会小心的。对了,你听听这个:LGBT潜在人群——哥谭首富的秘密,深藏柜中三十三年。你觉得到时的报纸头条会不会这么写?”杰克偏着头,用下颚和肩膀夹着电话筒,一边把切片面包上的草莓酱涂抹均匀。

听筒里传来哈莉愉快的笑声。“他们肯定会用不止一个版面来报道。”

“艾薇还好吗?”

“小红早就去上班了,不过你放心,我会记得替你亲亲她的脸。”

“谢谢你,甜心派。”

“不谢,J.我也要走啦,bye,附赠:一个吻!”

杰克听见她大声地在电话另一头咂了咂嘴,干净利落地留下一整串忙音。

“《街角的商店》。”他突然说,“黑白电影。喜剧片。”

男人会意地点点头,啜饮着咖啡,不再开口搭话。

他来的次数不算多,断断续续地,没有固定的日子,没有再生出额外的枝节。有时他会带蛋糕,用精美的盒子和缎带包装着,绸段似的奶油和覆盖罐头水果的糖霜透露着雕塑一般的美感,他说这是他管家做的,至于管家的名字杰克记得不是很清楚,似乎是潘什么沃斯·阿尔弗雷德。韦恩提到他的时候口气骄傲,仿佛古希腊奥林匹克竞赛的胜者将桂冠高高举起,满怀生命和信仰的热忱。他有点不解,又觉得自己已经把孤独变成了某种习惯,便把放在膝头的马克杯用双手环绕着取暖,然后俯身喝一口滚烫的热可可,以此缓解喉咙的干涩。通常在这时候,韦恩会要求他拿个白色瓷盘,再用配置好的小刀切一小片,把其余的都给杰克。他说自己不喜欢吃甜食。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双蓝眼睛专注地盯着屏幕,倒映了天花板惨淡的光,深色的瞳孔随着背景音乐的尾音轻轻收缩摇晃,仿佛一个极度不真实的梦境,一个吸毒成瘾的幻想,一篇虚构文学的高潮部分。杰克尝试用矫揉造作的词汇拼凑一瞬间的感觉,却仅是无意识地凝视男人的侧脸,没有了后文。

很久以后他在韦恩庄园的主卧里亲吻那双眼睛,并且不确定那种称之为爱的感情是不是就此萌生的。可能更晚,也可能在他把布鲁斯拖进屋里就开始了。而布鲁斯说那不重要。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开头几次杰克只拿一次性杯子,后来干脆专门买了一个大号咖啡杯让他固定使用。于是布鲁斯一边慢腾腾地消耗尼格马送给杰克的速溶咖啡,一边隔着大半张沙发观察他的表情,虽然大部分时间布鲁斯的关注点还是电影。不,实际上不是。他几乎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真实目的。

“找到了你想要的吗,MASTER BURCE?”
阿尔弗雷德说。他站在蝙蝠洞里,把托盘上的能量饮料递给他。他将头盔卸下,整个身体向后倒去,靠在金属座椅里。

“很奇怪,ALFRED,”他喃喃着,“那张脸不会有错,但杰克对那些事一无所知——不像是装的。他是JOKER,又不完全是。我想我需要更多时间。”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