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主DC/我船batjokes/FUCK THE SHIPPER HATERS

GASOLINE

#本章纯属过渡,老爷角度,轻微无聊?【等等我写的什么时候不无聊了

#超秃怒刷存在感

part1.6

布鲁斯觉得一切来得太过怪异,怪异得简直像爱情喜剧和昆汀·塔伦蒂诺的结合体。

他追查joker已经半年了,后者是哥谭最出名的恶棍。惨白的面妆搭配黑眼影,假发被劣质的彩色发胶乱糟糟地染成参差不齐的绿色,这一切让他看起来很哥特。对了,还有口红。布鲁斯难以想象一个男性罪犯涂着口红,嘴中发出尖利的笑声,用扑克牌、刀、化学气体和枪杀人,他当时就确信无论joker是谁他一定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偶然的机会,他一路跟踪joker,然后远远地看着他进了某栋平房。他屏住呼吸,更深地蛰伏在暗处,准备迎接另一场搏击。令布鲁斯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一切风平浪静。没有尖叫,笑气,子弹割裂空气的嘶鸣,只留下金属锁舌复位的“咔嗒”的轻响。joker没有再出来过。布鲁斯怀疑那儿是他的秘密据点之类的。第二天清晨,他乔装成清洁工进入那个片区,刚抬头就立刻见到了杰克温和的脸,就像他后来描述的,仅仅是个标准的普通工薪族,不出挑,神志清醒,一转身就可以淹没在人群里。

布鲁斯有些迷惑。他反复地怀疑自己的判断。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joker呢?

这是个好问题。于是他决定进一步探讨下去。

本来只是安几个摄像头的功夫,想办法进他的家,寻找合适的角落固定完毕,就没自己什么事了:他只需要舒舒服服地靠在蝙蝠洞座椅的软垫上,边喝阿福特制的能量饮料,边监视杰克的一举一动。结果计划发展得极其不顺利。第一次他的衣服被杰克脱光了。第二次杰克十分戒备,每时每刻都在盯着,他只好作罢。第三次布鲁斯粘上去了——上帝作证他贴在了电视按钮正下方的空隙间,之后他注视着杰克蜷缩成团的,婴孩似的睡姿,咬了咬牙又将它拔掉。第四次,第五次……来来往往许多次,他终究没舍得放下去。每次的理由都不一样,唯一的共同点是琐碎,莫名其妙,并且全无逻辑可言。

不,这不对劲,这不是蝙蝠侠该有的样子。布鲁斯狠狠摁住左右两边的太阳穴,强行命令自己打起精神来,心里却想着下回去的时候是否要带上消炎药膏,上次给他检查伤口时腹部的几道已经化脓了,再这样下去可能会感染……该死的,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和你的宿敌谈恋爱吗?非常恶俗的情节。脑海里有个声音宣判道。他皱紧了眉头,开始自我反省,同时右手无意识地伸进医疗箱,拿起几管外用涂剂放进口袋。

“晚上把他割伤,白天再替他缝好……仿佛我他妈才是那个得精神分裂症的人。”前些天,他忍不住向克拉克抱怨。

“哇噢。”好友的口气暧昧。布鲁斯相信他是误会了什么,事实上,他的确误会了某样相当重要的东西。他停止手中的活计,严肃地纠正他。

“不。我更喜欢女人。”

“人是会变的,”克拉克坚持道,“说不定哪天你缝着缝着就舔上去了。”

他叹了口气。

“按照你的思路,你帮卢瑟做了人工呼吸*,所以你已经和他上过床了,是吗?”

话音刚落地布鲁斯就后悔了。他斟酌着吐出的每一个字眼,考虑是否要对自己过激的反问添加几句话作为补偿。他可不想见证克拉克的恼羞成怒,尤其是在忙到焦头烂额的关头。

“啊,是的。”

克拉克愉快地看见他那张扑克脸毫无保留地展示出震惊的神情。他轻声咳嗽了一下,吞咽着唾沫,故意放慢了语速。

“我本来想找个合适的时候告诉你——嗯,莱克斯喜欢郑重点。”


“首先,无论怎样,祝贺你找到另一半。”布鲁斯说,“不过恕我直言,我没看出你具备任何往这方面发展的……潜质。”

“你也是,”克拉克意味深长地眨眨眼,“我说过,人是会变的嘛。”


他冲克拉克摇了摇手。布鲁斯认为他的看法毫无说服力——何止如此,大抵比九美元一本的
成功学著作来得更不靠谱,仿佛一串通用符号,冷漠而枯燥,独立性在被创造之前就已消失殆尽。

杰克,joker。他默念着,心中突然有些愧疚。如果他知道自己那天倒在他家门口并非偶然,故意赖着不走既不是为了影碟也不是要和他交友,他会怎么办?布鲁斯没有想过。所有和杰克相处的时光里,有一半声音在脑海中叫嚣他是个恶魔,另一半却激烈地渴求与他触碰,指尖对着指尖,欲望通向欲望,或是纯粹或是龌龊。如果这间房充满地狱之火,他有理由充分相信他将抱住杰克一起堕落,在硫磺湖底,被焚风与铁链囚禁。没有人能够审判他们。上帝也不能。也许他能轻而易举地就着克拉克的话挑出一百多个漏洞,但他的确说中了要害。

这个人对于他而言是不同的。作为joker,也作为杰克。

*** *** *** *** ***

他拿着马克杯,眼睛瞟向窗台那一侧,仿佛是在发呆。咖啡的塑料包装被他揉得哗哗作响,铺满破烂的褶皱,他右手的指尖在锯齿状边缘徘徊着,始终没有撕开的意思。杰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把每天早餐的牛奶换成了速溶咖啡。他明明那么讨厌苦的东西。

“赶紧的,”劳伦斯催促道,“等你喝完我的孙女都结婚了。”

好吧,他吐了吐舌头,将粉末倒进杯子里,冲上热水,拿铁的味道从鼻腔一路延展到舌根。
这感觉和烧糊的锅底似的,杰克在心里评论。他用勺子稍微搅拌了一会儿就一股脑地倒进嘴里,以喝药的姿态,让褐色的液体直接顺着喉管流进腹部。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味道。

他很好奇布鲁斯是怎么做到的——平日见他都是小口小口地抿上半刻,把杯子放到桌面上,稍微舒展身子,调整一个恰当的坐姿,然后再拿起杯子浅啜一两口。这时的他撕掉了所有的标签,亿万富翁、花花公子、布鲁西宝贝……不,他都不是:他就像前来投宿的旅人,历经漫长的跋涉,满面风尘,疲惫并且真实,寻求半个沙发的小憩时间。杰克邪恶地希望这样的布鲁斯只属于自己一个。他绝不愿意将之与他人分享,哪怕是哈莉,至少在有人把布鲁斯强行带离他身边之前。这样想着,他突然感到一阵绝望,又安慰自己或许还有很长的时间。或许。

劳伦斯敲了几下桌面,见他没有反应,于是摸着胡子摇了摇头。

“要我说杰克,比起你现在胡思乱想,你还是花点时间找个女朋友吧。”

“不,不用了吧,”他结结巴巴地回答,“我单身挺好的。”

中年人抬起眉头,上下打量着他,又摇了摇头。“你的状态一点也不好。”

“相信我,我的状态跟女朋友没关系。”杰克说,艰难地迎向劳伦斯盘问的眼神。


是的,他想,的确和女朋友没关系。这和一位男性朋友的关系更大些。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HUSHONLINE_关注此人需谨慎 | Powered by LOFTER